• <small id="wwus2"><optgroup id="wwus2"></optgroup></small>
    <small id="wwus2"><blockquote id="wwus2"></blockquote></small>
  • <small id="wwus2"><samp id="wwus2"></samp></small>
  •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聚焦試驗區 >> 照片背后的故事——1996年中央領導同志視察畢節試驗區回眸
    照片背后的故事
    ——1996年中央領導同志視察畢節試驗區回眸
    作者:文|圖 劉衍奎  發布日期:2018/4/24 閱讀次數:
    1996年2月,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溫家寶(前排右)深入畢節試驗區大方縣考察工作。
    1996年5月1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胡錦濤(左一)在畢節城區公園路蔬菜市場考察。
    1996年10月26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前排右二)深入赫章縣珠市民族鄉視察并看望貧困群眾。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1996年,本是短暫的一瞬,但在我的新聞生涯中,卻是不平凡的一年。
      這年的2月2日至5日,時任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溫家寶,冒著冰雪嚴寒到畢節地區(2011年,國務院批準撤銷畢節地區設立地級畢節市)考察,我隨行采訪。采訪結束后,分別在2月9日和16日的《畢節報》上發表長篇通訊《翻山越嶺送溫暖》和12幅照片。
      這年的5月11日至14日,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胡錦濤取道安順來到畢節地區考察,我隨行采訪。采訪結束后,分別以文字加圖片的形式在5月21日和24日的《畢節報》上作了詳細報道。
      這年的10月26日,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取道六盤水深入畢節地區赫章縣珠市民族鄉視察,我前往采訪。事后以《總書記,烏蒙兒女歡迎您》為題,在11月1日《畢節報》頭版頭條位置作了充分報道。
      ……
      近半個世紀的新聞宣傳生涯,彈指一揮,其間的幾多酸甜苦辣,早已成為過眼煙云,但惟有1996年的幾次重大采訪活動,時至今日仍記憶猶新;仡櫄v史,啟迪后人。茶余飯后,每當我翻開以上早已成為歷史的文字和圖片的時候,老想一個問題:記者——時代的忠實記錄員,應有什么樣的素質和修養?道理,專家們已講得很多,本文只記述發生在這幾次采訪活動中的一些故事——
      
      
      右上這幅照片攝于1996年2月5日下午3時許,地點為大方縣羊場鎮穿巖村。照片上的主人公分別是:前排右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溫家寶,前排左為80多歲高齡的女老人李正英,后排左二為大方縣委書記呂開邦,后排左三為大方縣委副書記、縣長楊興舉。頭發黝黑、和藹可親的溫家寶端著木筒,正在與臉龐瘦削、頭纏黑絲帕的李正英親切交談。
      1996年春節前夕,溫家寶冒著嚴寒來到烏蒙山區,在貴州省委常委、副省長袁榮貴,畢節地委書記劉也強,地委副書記、行署專員祿智明和地委副書記許正維等的陪同下,用4天時間,行程近400公里,從黔西縣開始,先后走訪了4個縣(市)、9個鄉(鎮)、10個村、2個企業和25戶貧困戶。
      2月5日,是溫家寶在畢節地區進行調研活動的最后一天。這天下午,他乘車來到大方縣羊場鎮穿巖村,先后走訪了朱洪順、李正英等4戶貧困戶。
      穿巖村地處大方縣城東部5公里處,這里群山環抱,山間有一片幾公頃的壩子,又稱沙壩,地方特產——沙壩豆干就產于此。長期以來,由于水土流失嚴重,很多村民不得溫飽。聽說溫家寶要來這里考察,鎮領導特意挑選4戶經營有方、收入較多、房舍較好的農家供察看。下午2時30分左右,當溫家寶從乘坐的中巴車里下來之后,鎮領導就把他引向一棟墻面貼有白色瓷磚、開有一個小商店的農舍。溫家寶站在門前,掃視一眼之后說,我不是來看“小賣部”的,這家就免了。然后轉身就往回走,徑直鉆進家住茅草房、門為包谷稈的朱洪順家,同朱洪順并肩坐在簡易的床沿上,噓寒問暖、促膝談心,一談就是半個多小時。
      “不看吃的看穿的,看罷穿的看住的。吃穿住是溫家寶衡量貧富程度的標尺!边@是我這位老記者跟隨這位中央領導幾天后得出的結論。對此,工作在基層的鎮領導并不知道。當溫家寶結束對極貧戶朱洪順的走訪后,鎮領導仍按“既定方案”,請他到一家“卡拉OK廳”休息、飲茶。溫家寶一聽,生氣地甩出一句:“我不是來休閑的!”他站在公路上舉目四望,發現西山腳下有一棟又矮又舊的茅草房,便提出要到那里看一看。這下可苦了警衛人員。他們知道,居住在離公路500米以外的農戶,比如西山腳下,不在“計劃”之內,未作安全防備,一旦發生意外,怎么辦?但他們畢竟很有經驗,反應快速,及時選擇捷徑,快步來到草房之前。當我隨同溫家寶一行來到的時候,正在房前小院里撿豆子的戶主李正英老人已經知道“北京來人”了。溫家寶大步邁入小院,往室內看了一眼,就打住腳步,從老人手中接過盛有豆子的木筒,并親切地交談起來。其情其景,全定格在本文前面提到的那幅照片上。從交談中得知,女老人叫李正英,已80多歲,老伴健在,下地干活去了。老人每年的生活來源就靠經營2畝薄地,有兩個兒子,均身有殘疾,早同二老分開居住。聽了李正英的情況介紹后,溫家寶動容又動情,從衣袋里掏出200元錢塞在李正英手里。李正英再三推辭收下后,一時感動得老淚縱橫,連說:“感謝共產黨,感謝毛主席!”此話雖不合時宜,但誰會苛求一位80歲的老人呢?它體現的是一代人的真實情感。
      2003年初,當溫家寶當選為國務院總理時,香港記者在一條報道中稱,溫家寶是一介平民總理,總是要求干部群眾向他講真話道實情,對此,凡外出調研時,往往中途停車,下去看自己想看的地方,聽自己想聽的真話。讀了這條報道,聯想多年前溫家寶的畢節之行,僅中途停車就有兩次:一次是2月3日上午,從黔西至畢節途中,來到大方城郊時,頂風冒雪走訪羊場鎮穿巖村黃河村民組的肖開文。一次是2月4日上午,從畢節到赫章途中,來到赫章縣平山鄉對江村時,突然下車走訪村民顧慶友。下面這段文字,就是摘自我的長篇通訊《翻山越嶺送溫暖》中關于在黃河村民組中途停車的真實記錄———
      1996年2月3日上午10時許,兩輛中巴車在黔西通往大方的清畢公路上,碾著堅冰,緩緩行進。當車行駛到大方縣羊場鎮穿巖村黃河村民組路段時,在一斜坡上嘎然停住,乘客依次從車上下來,環視一眼周圍銀裝素裹的冰峰冰樹后,便向一棟冰雪封蓋的草房走去,走在前頭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書記處書記溫家寶同志。
      掩映在冰樹叢中的小茅房,其主人肖開文萬萬沒有想到,叩開他家門、鉆進室內的陌生人,竟是北京來的客人。他忙不迭地讓出床沿、騰出板凳,請客人落坐。溫家寶等領導同志待主人的心情稍加平靜之后,才向他說明來意:“老鄉,新春佳節快要到了,黨中央、國務院非常關心貧困地區的人民,派我們來看望大家,向大家拜個早年!
      室外寒風嗖嗖,室內暖氣洋洋?腿、主人并肩而坐,拉開了家常。他們從上年的生產、全年的收入、承擔的稅費到當前的生活、今年的打算等等,都展開了討論。一時,北京與烏蒙的距離顯得是那樣的近,主人與公仆的關系顯得是那樣的融洽。
      ……
      
      
      1996年5月13日上午8時,胡錦濤乘坐的中巴車沿著川黔公路,緩緩向城北駛去,來到畢節城郊的觀音橋辦事處熊家寨。先鉆哪家?知情人士告訴隨行記者:先去他的老朋友——“楊八郎”家。
      “楊八郎”何許人也,在場的人都覺得陌生!爸i底”同樣是那位知情人士解開的:“楊八郎”是家住熊家寨的一位苗族農民,他的真實名字叫楊德才。8年前,胡錦濤任貴州省委書記時,畢節地區是全省最貧困的地區,也是他來得最多的地方。一次,他同地委書記祿文斌來到塘房村考察,走進楊德才家,胡錦濤問:“老楊,你家分得幾畝地?”“四畝!薄坝袔讉孩子?”“不算姑娘,有八個兒子!薄班,你是‘楊八郎’羅。這么點地這樣多人,日子咋過?”
      “楊八郎”家的境況令人心酸,胡錦濤當即同本地干部商量如何幫助像“楊八郎”這樣的農民脫貧。那時,村里有個建筑公司,胡錦濤找到公司經理熊廷順,動員他收下了“楊八郎”家一個男孩打工,每天掙幾塊錢。第二年,胡錦濤再訪“楊八郎”,楊家日子過得比頭一年好多了,買了新床板,院子里堆放著準備建房的磚頭。胡錦濤高興地說,就是要一年一變樣才行。
      后來,胡錦濤調離貴州,轉眼便是8年!岸,他已經來到老朋友的家門口,怎能不去看看呢!而且這個考察點,還是他在地委報送的考察計劃上專門列上的!
      聽罷這番介紹,我深感又是一條重要新聞線索。別的不說,起碼要把“老友重逢”的動人情景抓拍下來。于是,當胡錦濤一行沿著凹凸不平的山村小道向楊德才家走去的時候,我搶先一步,同警衛人員一道,趕在首長之前進入了現場——楊德才的家中。舉目環視,這是一間光線暗淡、四壁漆黑的居室,門從左開,中間有一個火焰熊熊的爐子,主人面向房門站在火爐旁,正在干著什么似的!皬哪睦锱恼詹攀亲罴盐恢?”掃視現場之后,我就反復琢磨這個問題。從左或從右拍照,不可能把兩人的臉部納入鏡頭;從正前方或從后方拍照,前有床鋪,物距不夠,后有人擋,入畫人物太多……正當無計可施的時候,胡錦濤已邁步入室。情急之下,只好側轉身子,坐上床沿,上身往鋪上一倒,仰面舉起相機,很快撳動快門,終于把兩位“老友”隔爐握手的精彩瞬間凝聚在畫面上。
      同日上午11時45分,胡錦濤一行從畢節卷煙廠考察結束,返回畢節賓館,途經公園路的時候,他突然提出下車,看看畢節的“菜籃子工程”。這又是一個“計劃外選題”,頓時忙壞了隨行的警衛人員和新聞記者,這無疑是對他們應變能力的嚴峻考驗!
      當時,我乘坐的車與首長乘坐的中巴車相隔兩部小車。車停止前進,坐在前車的人紛紛下來,“歷史經驗”告訴我:定有新聞發生。于是我就去拉車門,偏偏事不湊巧,老是打不開車門。待駕駛員經過一番折騰打開之后,我等下車趕到現場,在長數十米的一字貨攤前,已齊刷刷地站滿人,幾次想就近穿過“人墻”,跨過貨攤,找一個面對首長的最佳拍攝位置,但失敗了。在萬般無奈之時,自己只好往貨攤的左側跑去,在離中心點10余米的地方,我看到貨攤與貨攤之間有一通道,但被一貨主占據!罢堊屪!”話未說完,就出手把此人推開,大步越過貨攤,來到胡錦濤等領導的斜對面,頓時,他們的一舉一動,全被納入了自己的視野。當正在與攤主交談的胡錦濤從蔬菜堆里拿起一株萵筍之時,我趕快舉起相機,用豎幅構圖的形式,拍下了這一生動的情景(見右上圖)。
      胡錦濤一行是5月11日取道安順進入織金縣的。他在貴州省委副書記、省長陳士能,畢節地委書記劉也強,畢節地委副書記、行署專員祿智明等的陪同下,先后考察了織金縣的鳳凰山林場、城關鎮桂花村以及畢節卷煙廠、畢節地區化肥廠和畢節市軋鋼廠,向農村干部和村民羅福義、劉進明、周啟明、熊廷順等進行調查走訪。所到之處,同8年前比,畢節地區的山山水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說,這次是重返故地,看到經濟社會發展很快,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提高,特別在生態建設和科學種田上進步很快,因此,一是感到親切,二是感到高興。他又說,8年所取得的成績起碼有兩點啟示:一是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從畢節的實際出發,創造性地貫徹執行黨的路線、方針和政策,走出了一條符合畢節實際情況的發展路子;二是必須堅持艱苦奮斗、自力更生的方針,不等不靠,扎實苦干,長期奮斗。
      5月13日下午4時,胡錦濤一行從地區化肥廠和畢節市軋鋼廠考察回來,立即在洪山賓館接待室聽取地委書記劉也強代表畢節地委、行署作的工作匯報。隨后,胡錦濤就畢節當前和今后的工作作了重要講話:第一,在經濟工作上要努力做到“四個堅定不移”,即堅定不移地強化農業的基礎地位,堅定不移地抓好優勢產業,堅定不移地搞好以交通為主的基礎設施建設,堅定不移地推進經濟、人口、生態三者之間的協調發展,做到經濟發展的速度加快、人口增長速度下降、生態環境逐步改善,使三者相輔相成、相互制約、互相促進。第二,把扶貧作為一件大事切實抓緊抓實抓好。能不能基本解決貧困人口的脫貧問題,是關系到畢節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全局性問題,是關系到民族團結、社會穩定的大問題,是關系到能不能實現“九五”計劃的大問題,不容忽視,不可掉以輕心。這就要有總體目標和具體目標,制定具體的脫貧政策,確定一定的脫貧項目,嚴格責任、嚴格獎懲,并把扶貧項目同基層組織建設結合起來,把經濟上的扶貧同智力上的扶貧結合起來,把國家扶持同自力更生結合起來,加快脫貧步伐。第三,進一步開展聲勢浩大的“嚴打”斗爭,改變社會治安形勢嚴峻的局面,以創造一個良好的社會環境,保障人民群眾安居樂業,保障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順利進行,為今后國家的長治久安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第四,抓好黨的建設,為實現跨世紀的宏偉目標提供組織保證。應突出抓好各級領導班子建設,提高領導班子的思想政治素質,學理論、講政治,提高理論水平,保持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加強黨性鍛煉,嚴格黨內生活,樹立群眾觀點,自覺接受群眾監督。
      
      
      時間:1996年10月25日下午4時許
      地點:烏蒙山麓小鎮——赫章縣珠市民族鄉
      這里正在舉行一個秘密會議。會議主持人:畢節地委書記劉也強。參會人員:畢節地委副書記楊智光,《畢節報》總編輯劉衍奎,地區公安處副處長李隆文,中共赫章縣委書記陶定卿,赫章縣委書副書記、縣長周應華,赫章縣委副書記常履文和珠市民族鄉的有關領導。
      會上,地委書記鏗鏘有力地宣布:這次接待的是江澤民總書記?倳浀絹碇,對任何人都只能說是迎接省的衛生大檢查。請嚴守機密,在座的哪一個做不到,就馬上離開珠市……
      會后,劉也強拍拍我的肩膀,再次重復離開畢節時他在車上說的那句話:“意義重大、機會難得,一定要作好準備,拍好照片、搞好報道!
      “拍好照片、搞好報道……”當夜,我與地區公安處的駕駛員躺在一間床上,他倒好,很快呼呼入睡,我老是琢磨書記的這句話:“搞好報道”,什么叫好,好到什么程度?可以說一夜沒有合眼。我暗地下定決心,一定要把總書記與群眾在一起的場面拍到,這才是富有政治性、歷史性的瞬間精華,也是無價之寶。
      深秋的烏蒙高原,山丘起伏,莽莽蒼蒼。
      10月26日上午9時40分,江澤民總書記乘坐的中巴車,取道水城駛入赫章縣珠市民族鄉興營村海子村民組。
      我把省公安廳警衛處發給的《采訪證》佩戴在胸前,就全身心地投入采訪。來不及記錄,就把掛在身上的采訪錄音機打開,不時用嘴巴對著話筒口述現場新聞,讓錄音機把時間、地點、人物和現場氣氛等錄制下來。
      在海子村民組,江澤民總書記先后走訪了楊世明、楊文高、楊世華3戶貧困村民。由于他們的房屋窄小,投入采訪的新聞記者多達15名,因此,負責警衛的同志就對“老記者們”下達一道死命令:“除中央電視臺的記者以外,其他記者一律不得入內!庇谑,每當總書記進入農戶家中,門前就由一大個子警衛把守?倳涍M入楊世明家后,我分開站在門前的“人墻”擠到門邊,請求讓我入室采訪,但幾次都被大個子警衛擋住,只好悻悻離開,在房前選擇“制高點”,抓拍總書記入戶前或出門時的情景了。
      當江澤民總書記結束對3戶村民的走訪即將離開村寨時,我汲取“老是走在大隊伍后面”的教訓,沿著斜坡,抄一捷徑,率先來到村口。舉目一望,全村男女老少齊刷刷地站在小道右邊,不停地高呼:“歡迎總書記!”我心頭一亮,江澤民總書記路經這里時,一定會面向人群,揮手致意的。啊,若抓拍成功,這不是最好的場景嗎?于是,我迅速選好拍攝位置,目測好物距,采用估焦拍攝技巧調好曝光組合,待總書記一到,就撳開快門,拍下這一激動人心的歷史鏡頭,完成領導交給的重任,實現自己的預想。殊不知事與愿違,當我在最佳位置上一站定,肩扛攝像機的中央電視臺記者陡然間出現在我的身前,他的個子又高,頓時把我的視線擋得嚴嚴實實。這時,我也不甘示弱,用力將他向前推了一步,并緊貼他的身軀,站穩雙腳,將相機舉過他的頭部,采用不看取景框的拍攝技巧,當江澤民總書記向人群走來,并招手致意之際,我按動了快門,定格了畫面(見上圖)。
      隨后根據場景的變化,我又拍了一張,但均是黑白照。當我舉起另一部相機想拍上一張彩照時,動人的場景已不復存在。
      上午10時30分,江澤民總書記乘坐的中巴車又緩緩行進在通向珠市民族鄉核桃村的公路上。11時許,江澤民總書記來到了核桃村大坪村民組,頓時,寨前寨后歡聲笑語、沸沸揚揚。
      穿紅著綠的百余村民列隊站在村口,熱情歡迎總書記一行的到來?倳涱l頻向他們揮手致意之后,由鄉黨委書記楊世林帶路,爬坡過坎,先后來到貧困戶張榮朝、楊角珍家,一一查看他們的房子避不避風、床上有沒有被子、罐里有沒有食油、囤里有沒有糧食……教育在場的干部要注意工作方法、關心群眾生活?倳浾f,貧困地區的各級干部務必牢固樹立群眾觀念和務實作風,要經常深入貧困鄉村,時時處處把群眾的衣食冷暖掛在心上;對于少數極貧戶,更要一戶一戶地摸清情況,采取措施,認真幫扶,盡快解決他們的溫飽問題,千萬不能“窮在深山無人問”! (作者系畢節報社原社長、總編輯)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国产一区二区在线播放_欧美激情国内自拍偷_老司机美女一级真人片_国产精品极品美女自在线观看
  • <small id="wwus2"><optgroup id="wwus2"></optgroup></small>
    <small id="wwus2"><blockquote id="wwus2"></blockquote></small>
  • <small id="wwus2"><samp id="wwus2"></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