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wwus2"><optgroup id="wwus2"></optgroup></small>
    <small id="wwus2"><blockquote id="wwus2"></blockquote></small>
  • <small id="wwus2"><samp id="wwus2"></samp></small>
  •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畢節人 >> 父親與生機“絕壁天渠”的故事
    父親與生機“絕壁天渠”的故事
    作者:文|向云蔚  發布日期:2024/1/2 閱讀次數:


    近日,無意間,在我的抖音作品中刷到去年和高中同學胡偉東去七星關區生機鎮高流村參觀生機絕壁天渠的短視頻。雖已過去一年,但是,當時參觀高流大溝,并與高流村黨支部書記徐登以及當年參加修渠的一位姓許的80多歲老人談話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十年前,我曾到河南省安陽市參觀過素有人間天河之稱的紅旗渠。十年后,在參觀了生機絕壁天渠后才了解到,生機修渠時間比紅旗渠還早兩年。同樣是用繩索掛在懸崖峭壁上,同樣是工程浩大,經年累月,不論嚴寒酷暑,逢山鑿洞,憑著一錘一釬一雙手,創造了響譽全國的著名水利工程,書寫了震撼山谷、感天動地的英雄故事。

    半個多世紀以前,英雄的生機人民在懸崖絕壁上鑿出十條絕壁天渠,修建八大水庫,創造人間奇跡,改變了當地常年缺水的局面,他們的精神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重溫這段故事,我百感交集,不禁想起了已去世25年、與修建絕壁天渠息息相關的父親。

    1.png

    作者父親(右一)與參加修渠的部分黨員、群眾在生機天渠留影(圖由作者提供)

    我的父親向炬光,生于1927年。因祖父曾是老畢節縣燕(子口)林(口)清(水鋪)一帶著名的私塾先生,父親小時候,祖父常常帶著他去私塾和有錢人家的孩子一起讀書識字,依靠祖父教書的薪水,家境還勉強過得去。

    解放前幾年,祖父拋妻棄子,與一個地主家的小姐私奔了,全家主要的經濟來源就斷了。祖母帶著4個孩子,連滿足最基本的生活都很艱難。為了生存,作為家里長子,十幾歲的父親經族人介紹,加入到川鹽入黔的背鹽隊伍,從四川自貢背鹽到貴州畢節、貴陽一帶。

    當時,貴州有斗米換斤鹽、斤鹽吃半年之說,人們吃的鹽完全依靠從四川自貢運來。由于當時交通閉塞,黔北遵義一帶靠赤水河走水運,而黔西北畢節和黔中貴陽等地只能靠人背馬馱。

    那時候,父親年齡尚小,每次要背上百斤的鹽,走的都是崎嶇山路,風里來雨里去,常常饑一頓、飽一頓,加上當時土匪猖獗,許多背鹽工都死在背鹽的路上。因為常年的勞累,父親落下了長期腰疼的勞傷病。

    19491128日,畢節和平解放。當天,父親背鹽到畢節城,就遇見解放軍進駐畢節城,父親把背來的鹽跟鹽商交接后,就直接去找到當時的軍管委,請求參軍。當時,父親22歲,身強力壯,又是貧苦人出身,更重要的是還讀過私塾,有點文化,部隊當天就批準了。后來,父親按要求留在地方參加土改工作,并擔任林口區土改工作組副組長。

    土改工作結束后,父親被送到貴陽財經學院讀書,畢業后分配到原畢節縣商業局工作,擔任副局長。1960年,根據組織安排,父親被調到畢節縣清水鋪區任區長。此時恰逢清水鋪區管轄的生機公社(今生機鎮)農田水利基本建設的高潮期,也是修建絕壁天渠的主要時期,父親作為清水鋪區區長,便支持和參與了這項轟轟烈烈、載入史冊的修渠行動。

    父親曾對我說,當背鹽工背鹽的那段歲月,是他一生中最艱難、最辛苦,也是最危險的一段經歷。然而,在清水鋪區工作,和生機人民一起戰天斗地、修建天渠,改變生機人民世世代代人畜飲水和農田灌溉的困難,是他一生中最榮光、最自豪的時光。

    記得我小時候,父親常常在給我們講修建生機天渠的人和事時,他總會提到兩個人,一個是原畢節縣農田水利局技術員徐榮,父親常說徐榮技術員是修生機天渠的最大功臣,修建的大渠大溝基本上都是按徐榮技術員設計的圖紙進行施工。另一個人就是全國勞模許天珍,父親說當時流行農業的旗幟,北有大寨,南有生機;勞動模范典型,北有陳永貴,南有許天珍的說法,可以說許天珍是用生命換來勞模的光榮稱號。在父親的講述中,他幾乎沒有提到他自己,只是說那是一個激情燃燒的年代,他有幸參與其中,并做了些后勤保障的工作而已。

    父親在世時,喜歡經常翻閱他保存的一些老照片,并給我講這些老照片的時代背景。其中有好多張老照片,正是拍攝于當年修生機天渠的工地上。至今回想起來,我還記憶猶新,只可惜在父母住的老屋拆遷時遺失了幾張,現在遺留下來的兩張照片更顯得彌足珍貴。

    去年,到生機鎮參觀絕壁天渠,我專門將父親遺留下的當年修渠時候的兩張照片翻拍在手機里。在與高流村黨支部書記徐登交流,提到60多年前修渠時候的人和事時,因為當年的他還很年輕,也只是略知一二。于是,徐登就聯系了當年參加修渠、現在已經80多歲的許姓老人。當說到我父親的名字時,老人激動不已,回想起當年我的父親作為區長,參與領導和修建天渠的工作時,老人的眼里飽含熱淚。

    許老告訴我,當年,我的父親經常到工地上去作報告、作動員,縣里面送來物資,父親總會親自送到工地,有時候甚至連續幾天時間都在工地上參加工作和勞動,和修渠的社員們吃住在一起。老人還提到,我的父親非常幽默,晚上停工休息時,常給大家講故事和笑話。

    許老說的這些關于我的父親與天渠的故事,父親自己從未給我們講過,只是常常給我們講其他修渠人的故事。這一次,從一位當年親自參加修天渠的老人口中了解到父親與生機天渠的故事,父親的形象在記憶中更加清晰了,我也更深刻理解了父親那一代人難能可貴的精神。

    回想我父親的一生,可以說是命運多舛,也可以說是波瀾不驚,但是正如他生前告訴我們的:他有幸參與和見證了生機絕壁天渠的修建,是他一生之中的幸事和榮光。

    2.png

    生機高流天渠(資料圖片)


    父親離開我足足25年了,但是,每當回想起父親的故事、回想起修天渠的故事,父親慈祥的面容猶在眼前,父親的身影愈加偉岸。

    今天,當我再次踏上生機絕壁天渠時,我深切地感受到天渠背后一種偉大的精神力量。ㄗ髡邌挝唬寒吂澏校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国产一区二区在线播放_欧美激情国内自拍偷_老司机美女一级真人片_国产精品极品美女自在线观看
  • <small id="wwus2"><optgroup id="wwus2"></optgroup></small>
    <small id="wwus2"><blockquote id="wwus2"></blockquote></small>
  • <small id="wwus2"><samp id="wwus2"></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