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wwus2"><optgroup id="wwus2"></optgroup></small>
    <small id="wwus2"><blockquote id="wwus2"></blockquote></small>
  • <small id="wwus2"><samp id="wwus2"></samp></small>
  •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紅色記憶 >> 繆正元在1933年以前的革命活動
    繆正元在1933年以前的革命活動
    作者:文|畢節試驗區 劉宇浩  發布日期:2024/1/5 閱讀次數:

    1933年底,從上;氐疆吂澋目娬土智,發展秦天真入黨,建立畢節地下黨支部。在地方的黨史書寫中,繆正元的革命活動大多側重于他回到貴州和畢節之后開展的工作。至于他在上;蛘哒f回到畢節前開展的革命活動,只有零星的記載。本文通過對相關史料鉤沉與史實考析,以期對繆正元早期的革命活動進行全面了解。

                            ——題記

    1887年3月,貴州省第一個電報局在畢節誕生,史稱“畢節電報局”,拉開了貴州電信事業發展的序幕。當年,信息傳遞方式最快的電報在畢節落地,比中國西部其他省區早2-3年。電報為畢節進步青年開啟了一道通向革命之路的大門,成為他們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通過畢節電報局傳播的《新青年》雜志、《東方》雜志、《民報·副刊》等進步報刊和國內革命運動的宣傳資料,潛移默化地改變著畢節山城。

    1.png

    1957年被授予軍銜時的繆正元(資料圖片)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畢節電報局培養了大批電報業務技術骨干,在為國家培養人才的同時,也為黔西北打開一扇通向外部世界的窗口,民主進步思潮的信息源源不斷地流進這個沉睡的山城,改變著青年的思想。這些改變與第一任局長繆桂卿間接相關?姽鹎溆置娐摲,職務用名繆桂,云南昆明人,1887年至1935年任畢節電報局局長。1941 年,因抗戰內遷通訊需求的激增,貴州迎來電報事業發展的大好時期,繆桂卿被調派貴陽電報局,布局完善全省電報網絡。他的一生不但為畢節和貴州電報事業的發展做出重要貢獻,而且還間接為他的兒子繆正元打開通往革命道路的門。


    奔赴革命中心武漢


    繆正元生于1910年,小學畢業后,原本通過父親的關系進了畢節電報局當見習報務員。在此期間,他和小學同學李遠方(后化名林青、矛戈等)接觸最為頻繁。因為李遠方當時在其姨媽家的百貨店當學徒,經常到畢節電報局發電報,繆正元也因此看出李遠方對這種學徒生活的不滿。畢節電報局整頓時,繆正元被淘汰出局,去當地一家火藥鋪做工;貞洰敃r做工的情形,繆正元說:“做火炮要硝石,我同一個姓何的師傅常去貴陽買硝石。在貴陽聽說秦天真在學校里(高中讀書)搞了不少革命活動,當時我還不太理解這些活動的意義!

    1926年的一天,繆正元剛從貴陽買硝石回來,就接到大哥繆象初發來的電報,要他到漢口去。當時,繆象初從黃埔軍校三期畢業后,參加了北伐戰爭,在武漢休整。到了1926年底,繆正元終于啟程,與他的兩個同學吳鐵錚、張毅中一起離開畢節。到赤水的時候,吳鐵錚考入地方軍閥辦的崇武學校,只有張毅中和繆正元一起到了漢口。張毅中去了周素園的女婿王崇素家在漢口的商號當學徒?娬业皆趪窀锩姷谑遘娬尾慨斆貢目娤蟪鹾,于1927年初進入位于漢口的湖北省立第二中學讀書,經教務主任、共產黨員楊獻珍介紹加入了共青團。

    1927年5月21日,“馬日事變”后,國共合作破裂,繆正元所在的學校停課?娤蟪醣銓⒖娬才诺酵醭缢丶耶攲W徒?娬谶@里認識了王崇素的侄子王蕓生。在王崇素家進出的有許多國民革命軍第十五軍的貴州人,有共產黨員楊顯之、饒近莊(饒博生的哥哥)、黃英倫(黃齊生的侄子)、董恕和車淑云等。這些人常來常往,對王崇素的影響很大。他的思想比較進步,傾向革命。這段時期,繆正元介紹王崇素的弟弟王文楨加入共青團,王蕓生因為年齡小,就沒有入團,但卻跟著繆正元他們做一些團組織的事情,如上街撒傳單,到紗廠、打包廠搞宣傳等。

    繆正元在武漢期間,當地的革命形勢極其復雜。毛澤東的不朽詞作《菩薩蠻·黃鶴樓》對此有獨特的寫照:“茫茫九派流中國,沉沉一線穿南北。煙雨莽蒼蒼,龜蛇鎖大江。黃鶴知何去?剩有游人處。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當時,北伐戰爭勢如破竹,革命形勢雖然蓬勃發展,統一戰線中隱藏的國民黨右派反革命傾向日益冒頭,中國共產黨內右傾錯誤路線占據統治地位。面臨此情此景,毛澤東登上黃鶴樓,心潮澎湃,交織的情緒此起彼伏,熱血沸騰地在革命的大好形勢中探索中國革命的發展方向。歌詠言、詩言志,《菩薩蠻·黃鶴樓》將這種對革命發展的期盼與擔憂相互交織的情感表達得淋漓盡致。

    實際上,1926年9月至12月,中共中央鑒于武漢重要的地理位置和北伐戰爭的勝利進軍,就開始從各地抽調大批干部到武漢工作……中央組織部、中央婦女部、中央宣傳部、中央農委、中央工委及中央軍委等部門相繼遷到武漢,以期適應全國革命形勢發展的需要,推動中國革命的重心從珠江中下游向長江中下游轉移,使武漢成為大革命后期全國的政治中心和群眾運動中心。隨著革命形勢的發展,繆正元從武漢轉移到上海,參加當地的革命工作。


    革命工作在滬西小沙渡


    曾經的小沙渡,位于上海的蘇州河西康路橋。晚清時期,“此處沙灘密布、蘆葦叢生被叫作‘小沙’,所設渡口則喚作小沙渡,南岸形成的居民點也以之命名。1899年,上海公共租界擴張并很快辟筑小沙渡路(今西康路),后勞勃生路(今長壽路)東段兩側至蘇州河一帶泛稱為小沙渡,許多工廠相繼落戶,其中日本內外棉株式會社陸續圈劃60多萬平方米土地開設了十余家紡織工廠”。20世紀初的滬西小沙渡地區既是早期共產黨人開展工人運動的心臟地帶,又是當時國人不甘坐視受日本人役使的地方,也是1925年上!拔遑\動”的策源地?娬獜奈錆h來到上海,主要在小沙渡開展革命活動。

    1927年冬,繆正元從武漢到王崇素設在上海的天豐號當學徒,次年考入上海江灣的國立勞動大學中學部。1931年,林青在上海找到繆正元,同在中學部住了一段時間。隨著“九·一八事變”和“一·二八事變”的相繼發生,上海的學生紛紛走上街頭請愿,積極要求團結一致、共同抗日;在上海勞動大學大學部和中學部發起的多次學潮和請愿活動中,反動軍警包圍學校,當局責令師生離校;再加上當時教育系統內部派系斗爭以及國民政府壓制學潮、學生運動的影響,國立勞動大學中學部于1931年7月被國民政府教育部勒令停辦。國立勞動大學中學部給每位學生發了20元遣散費便解散了。隨著局勢的緊張,繆正元和林青與組織失去了聯系。

    2.png

    上世紀20年代的武漢(資料圖片)

    為了生計,繆正元只能和幾個同學去了無錫,依靠編音樂書籍、搞罐頭公司等解決生活問題?娬跓o錫的這段時間里,林青找到了組織,由度(庹)予之介紹接上組織的關系,在滬東團區委工作。經過努力,林青也把繆正元的組織關系接上,組織安排繆正元到滬西小沙渡支部任區委發行部部長。再次回到上海的繆正元,與幾個貴州青年籌資,在滬西租了一間房子,在黃英倫的領導下成立一個叫“覺人書店”的抗日救國叢書社。當時參與的貴州青年有金嘯遠、鄭彥松、陳倦兮等人,他們都參與了書店里的經營管理和革命活動。

    謝凡生在《貴陽—上!F陽》中回憶道,1931年“我和樂石麓毅然離開貴陽去上海,我到國立音專(今上海音樂學院)選修小提琴,樂石麓進現代中學。某天,我從學校出來,遇上兩個說貴州話的人——一個叫金嘯遠,一個叫鄭彥松,大家認了同鄉。我和樂石麓就從四川路搬去武定路和他們同住……對音樂有愛好的青年朋友們都把我們這里作為一個聚會的地方。貴州同鄉繆正元來了,四川青年陳倦兮來了。貴州的李遠方(林青)被捕出獄后也常生活在我們這里”?娬谏虾=Y識謝凡生,能夠在一起開展革命活動,一方面是金嘯遠與謝凡生相識;另一方面,謝凡生和秦天真是在貴陽一起閱讀進步書籍的同學。

    結識謝凡生、樂石麓不久之后,繆正元就介紹金嘯遠、鄭彥松、謝凡生、樂石麓等加入“社會科學研究會”。會址在滬西,是曹狄秋負責。當時的“社會科學研究會”是中國社會科學家聯盟的兄弟組織,主要是組織進步青年學習研究馬列主義基礎知識,黨和團的關系由地方(區)領導……曹狄秋曾一度擔任“社會科學研究會”的負責人。當時,曹狄秋(上海市地下黨員,1965年9月任上海市市長)也是黨的負責人,介紹金嘯遠入黨。同時,繆正元也在他任職的發行部向林青提供《中國青年》《布爾什維克》等書籍。

    這一時期,滬西的黨組織遭到了嚴重的破壞。覺人書店實際上變成了滬西區團委的接頭地點?娬溯喠髟跁曛蛋嗤,還到各個學校推銷書籍。他還回憶:“當時滬西的團區委書記叫老朱!睂嶋H上,在1932年底,黨在滬西各紗廠“趁舊歷年關之際,根據群眾提出的年關發雙薪……發動群眾開展年關斗爭,結果黨、團組織都有較大的恢復和發展……黨、團區委當時為了鞏固組織、加強領導,準備將西區劃分為兩個區,即將日本紗廠劃為特區,其他單位都劃為西區,同時將有些中國紗廠劃歸周家橋區領導。將陳心益調出,另任命三個團區委書記:周家橋為小魏(劉雪葦),西區為老朱(袁執中),特區尚未定,可能考慮由我負責,作為中心區,負責聯系周家橋和西區工作”?梢,作為滬西小沙渡支部任區委發行部部長的繆正元,對這段歷史的記憶比較清晰,他的回憶和當時在上海中國公學大學部讀書、參加青年學生革命活動于1932年入黨的李偉所回憶情況相吻合,類似的回憶劉雪葦在《關于三十年代上海地區的共青團》中也多次提及。


    參加滬西工廠大罷工


    “一·二八事變”后,覺人書店間接支持滬西工廠大罷工,除轉交中央蘇區的一萬元錢接濟外,他們還在社會上為罷工工人募捐。在這次罷工中,“當時任中共中央職工部部長的劉少奇直接參與領導了這場罷工,除了組織工人開展各種形式的抗日斗爭外,還指示區罷委要十分注意解決罷工工人的生活問題。區罷委一方面發出募捐啟事,向社會各界表明罷工是為了減輕工人痛苦和反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是愛國的舉動,要求社會各界募捐救濟罷工工人;另一方面組織工人向社會局、地方維持會要求救濟。由于工人的斗爭目標是反抗日本帝國主義,是愛國的合法行為,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同情和支持,大中學聯組織募捐隊為罷工工人募捐救急”。

    當年,正在上海的宋慶齡得悉數萬工人堅持反日斗爭,吃住都很困難,便立即籌集經費,變賣個人財產,向工人捐助2萬元,并指定糧店供工人買米。何香凝也從“救濟國難書畫展覽會”的義賣中,抽出一部分錢予以捐助。區罷委把救濟米和捐款通過各廠罷委會發給罷工工人,為滬西紗廠堅持反日大罷工創造了物質條件。由此看來,覺人書店應該是在中央蘇區的領導下支持滬西工廠大罷工,否則,中央蘇區就不可能匯一萬元錢接濟工人,但不能向工人說明,他們以貴州學會的名義捐贈一部分,將這筆款項交給罷工工人。同時,這也反映覺人書店和中央蘇區保持著緊密聯系的一個側面。

    “九·一八事變”之后,為更好地做好抗日救亡工作,由金嘯遠領頭組織了一個“朝陽歌詠隊”,成員有繆正元、金嘯遠、謝凡生等人,林青當時也經常參加歌詠隊的活動!耙弧ざ耸伦儭焙,“朝陽歌詠隊”成員晚上常常練歌到深夜,好幾次都被巡捕干涉;白天上街參加反日大同盟領導的示威游行和募捐,到滬西和滬東工廠區為工人演出。除此之外,還走上街頭發放一些黨的宣傳品。每次外出都必須兩人一組,一人放哨、一人散發。有時他們還會把宣傳品先折疊好,分發到居民們的信箱里;有時也會成疊放到停在路邊的汽車頂上,用小石子壓著,汽車開動,傳單就會滿天飛;有時還把傳單蓋在報紙或廣告下面,往墻上貼。他們開展的這些活動,還是沒逃過當時上海街頭穿便衣的“包打聽”和馬路上隨時“抄把子”的巡捕的監視,危機隨著活動開展次數的增多而日益嚴峻。

    很快,“覺人書店的活動引起了敵人的注意,巡捕就來抓人,抓走了金嘯遠、鄭彥松、陳倦兮、謝銘榮(謝凡生)等人,都關在西牢”。四人不是在覺人書店被捕,而是在其住處被捕,否則,繆正元的回憶也不會這么清晰,因為在1931年冬天,“繆正元也搬來和我們同住”。

    據謝凡生回憶,他被捕當天是1932年4月8日,“平常我們照例各人在中午出外活動后回家,等大家到齊后安排當夜的活動。因為已到八日,離‘四·一二’蔣介石發動反革命政變的那個日子只有四天了。下午六點左右,我由包飯處吃過夜飯回到住處,房里只有金嘯遠一人。接著,來了鄭彥松,過一會陳倦兮也進了門。陳倦兮為了抓時間練琴,喝口水就匆匆坐到琴邊,他才彈出幾個音符,‘呼嘣’一聲,門被踢開了。立在門口的是兩個便衣和一個外國巡捕,后面還有七八個人。一個便衣高叫金嘯遠的名字,金猛然答了一聲!青辍,他和鄭彥松被銬了起來,接著我和陳倦兮也被銬在一起了”?娬行叶氵^這一劫,是因為樂石麓的及時通知。覺人書店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遭到了破壞,特務到處追捕繆正元。他四處躲藏,先后搬了四次家,可最后還是沒有逃過特務的魔爪,于1932年4月底被捕入獄,關在上海龍華監獄,后又轉到蘇州反省院。

    1933年底,英國國王舉行登基25周年大典,實行“大赦”,林青提前半年被釋放出獄?娬艘荒甓嗟睦我渤鰜砹。林青通過楊顯之的妹妹楊玉珍了解到繆正元的住處。此時的上;\罩在白色恐怖之中,繆正元和林青找不到黨組織,就商量回貴州繼續從事革命活動。離開上海后,他們經漢口到重慶再回到貴陽;氐疆吂潟r,秦天真帶了幾個人在城外的馬路上迎接他們。[本文寫作過程中參考了《永不消逝的電波—憶成為貴州電報事業發端的畢節電報局》(宋捷生著)、《我在貴州地下黨斗爭的歷程》(繆正元口述)、《風起云涌小沙渡—顧正紅與滬西工友俱樂部》(朱少偉著)、《回憶一九三二年團法南區委和滬西區委的斗爭》(李偉著)等資料]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国产一区二区在线播放_欧美激情国内自拍偷_老司机美女一级真人片_国产精品极品美女自在线观看
  • <small id="wwus2"><optgroup id="wwus2"></optgroup></small>
    <small id="wwus2"><blockquote id="wwus2"></blockquote></small>
  • <small id="wwus2"><samp id="wwus2"></samp></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