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wwus2"><optgroup id="wwus2"></optgroup></small>
    <small id="wwus2"><blockquote id="wwus2"></blockquote></small>
  • <small id="wwus2"><samp id="wwus2"></samp></small>
  •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歷史文化 >> 畢節文廟那些物事人
    畢節文廟那些物事人
    作者:文|翟顯長  發布日期:2024/1/5 閱讀次數:

    文廟,是紀念和祭祀我國偉大思想家、教育家孔子的祠廟建筑。畢節城文廟曾是畢節縣學“學宮”的一部分。而畢節縣學的歷史,從明朝到清朝,經歷了唐諫、沈聞、陳性學、王國鼎、方瑞合、凌均幾任官員的勵精圖治,還有胡、李、葛三姓人士的無私奉獻,在乾隆年間才真正成形。經過李曜、董朱英、王正璽等畢節知縣的修葺扶植,畢節文廟才后來居上、遐邇聞名而且實至名歸。


    從青螺山到長慶山


    按乾隆年間《畢節縣志》卷之三“學校志”記載:“畢節之學,始自明正統三年(1438)。衛指揮唐諫以所居第奏請建學,在今縣治之左偏。隆慶六年(1572),兵備道沈聞遷于東門外青螺山(今畢節四中所在地)。萬歷十八年(1590),兵備道陳性學遷于南門外之虎踞山(今畢節一中初中部校園背后大山)。天啟五年(1625),遷于英濟祠(又名“關圣廟”,今畢節三。┫。清朝順治十八年(1661),兵備道王國鼎遷于城中長慶山之東北隅;康熙二十九年(1690),知縣方瑞合改遷于長慶山正中——此系明指揮李燦斗、千戶胡大椿故宅,后裔李重熙、胡璟、胡瑄捐出;泮池,雍正十年(1732)知縣李曜鑿;學宮,乾隆十四年(1749),知縣凌均重修,生員葛鄰淳、鄰奎、鄰蒼,又以近左一帶祖遺址基捐入(詳見碑文)!

    在畢邑首倡建學校的,是時任畢節衛指揮、名將唐諫。對于唐諫,在乾隆年間的《畢節縣志》卷之六“人物志·忠孝”里,只有30余字的簡介:“畢節指揮。才力過人,兵政克舉。以所居第建學。征麓川(時有麓川平緬軍民宣慰司,治所在今云南瑞麗),戰歿。事聞,賜祭,進其子官一級!蓖、光緒年間的《畢節縣志·人物志》,則將唐諫列為“忠烈”之第一人,介紹翔實完備,贊美痛惋之情溢于言表:“唐諫,畢節衛指揮也。勇而有干略,見義即為,無所推謝。先是,畢節設衛幾六十年,而學校未建。正統四年(1439),諫為掌印指揮,請于朝,愿獻宅以其地修學宮,且獻材助建,朝廷允之。于是畢節始建學。又言于當道,精選校官,如孫隱、吳濟等,咸為名師。畢節文風因以大起,甲于貴州。衛人胥(全)歸功于諫。諫治營伍有紀律,軍行進止有度,所至號令嚴明,時以名將目之。正統末調從王驥征麓川,屢立戰功。驥不善調度,諫以深入無援,戰歿于陣,時論惜之。事聞,賜祭,進其子官一級!

    在唐諫所建“學宮”內,應該有一些類似于文廟的建筑設施,但到兵備道沈聞和陳性學時,畢節城才有了真正的文廟。在乾隆年間《畢節縣志》對“青螺山”的簡介中,首次出現了“文廟”這個詞:“青螺山在城東一里。明隆慶六年(1572),兵備道沈聞建文廟于上。萬歷十八年(1590),兵備道陳性學改建‘青螺書院’,今廢!睂吂澬l學從青螺山遷至城南虎踞山的兵備道陳性學,是今浙江省諸暨市楓橋鎮陳家村人,出身名門望族,萬歷五年(1577)考取進士,后來出任貴州道監察御史、貴州副憲(都察院副長官左副都御史的別稱)等職,曾在老家創修被譽為“越中藏書之冠”的“七樟庵”,其嫡孫陳洪綬乃一代書畫巨擘。乾隆年間的《畢節縣志·山川》,同治年間的《畢節縣志·疆域志》,對“虎踞山”的介紹,大同小異:“在城南一里。明萬歷十八年(1590),兵備道陳性學建文廟于上,今廢!

    另據光緒五年版《畢節縣志》卷之三“祠祀門”記載:畢節縣學舊為衛學,明正統三年(1438)始建?滴醵辏1687)改衛為縣,始為縣學。由明迄清,畢節縣學的辦學地址,由南門外虎踞山到城中的長慶山東北隅,幾經輾轉。一直到康熙二十九年(1690),知縣方瑞合才將其改遷于長慶山正中(今浙江省人民醫院畢節醫院所在地,彼時西有城隍廟、縣學署,東有松山書院、縣署)。修建畢節文廟所有的土地,右為明指揮李煥、千戶胡大椿故宅,其后裔李重熙、胡瓊等捐以建學;左為生員葛鄰淳、葛鄰羲兄弟九人所捐獻的祖遺地基。雍正十年(1732)知縣李曜、乾隆十四年(1749)知縣凌均、乾隆二十年(1755)知縣董朱英幾次加以修葺。對畢節文廟所在之“長慶山”,乾隆年間《畢節縣志》內有如下描述:“長慶山,在城內正北,即今文廟所枕之山。岡巒特達,狀若連珠。遙望遠峰,不啻萬笏(古代大臣上朝見皇帝時手中所拿狹長板子,用玉、象牙或竹片制成,上面可以記事)陳前,極其森秀!闭驹谖羧铡伴L慶山”頂,西望可見翠屏山、靈峰山等,北望可見北臺山、大小文筆山、北鎮關和石牛石馬山等,南望可見虎踞山、洪家山等,東望可見龍蟠山梓潼閣、嵩山大文峰塔和東壁山小文峰塔等,的確“岡巒特達,狀若連珠”“不啻萬笏陳前,極其森秀”!

    彼時的畢節文廟,計有房屋37間:“崇圣祠”三楹,正房供奉孔子先人5位,東廡(廂房)、西廡各配先賢、先儒各5人;“大成殿”五楹,正位為“至圣先師孔子神位”,東配復圣顏子、述圣子思,西配宗圣曾子、亞圣孟子,“東哲”6人為孔門弟子仲弓、子貢、子路、子夏等,“西哲”6人除孔門弟子5人外,還有南宋理學家朱熹;東廡五楹,供奉先賢40位(前38人為孔門弟子,后2人為宋代理學家周敦頤、程顥),“先儒”32位(鄭玄、孔安國、范仲淹、歐陽修、司馬光、李綱、劉宗周、陸九淵、張栻、陳淳、文天祥、方孝孺、張履祥等);西廡五楹,供奉“先賢”28位(除孔門弟子外,尚有歷史學家左丘明,理學家張載、程頤等),“先儒”38位(董仲舒、諸葛亮、韓愈、韓琦、呂祖謙、陸秀夫、陳獻章、王守仁、黃道周等);“大成門”七楹,用來懸掛皇帝的“欽頒文廟匾額”;“名宦祠”三楹,供奉傅友德、陳桓、方瑞合等8人;“鄉賢祠”三楹,供奉張諫、陳迪、羅英、沈維藩等8人;“忠孝祠”三楹、“節義祠”三楹。此外尚有“欞星門”石坊一座,泮池一頃,建橋其上;左右黌墻門二,左曰“禮門”,右曰“義路”;墻外大小磚坊四,左二曰“金聲”“騰蛟”,右二曰“玉振”“起鳳”。

    “金聲”“玉振”“禮門”“義路”這四座石牌樓,皆為乾隆年間知縣董朱英設計建造,做工非?季烤;“禮門”坊、“義路”坊的兩根石門柱,日出日落時的影子,都會重合成一條直線。


    似曾相識燕歸來


    道若江河,隨地盡成洙泗;

    圣如日月,普天猶是春秋。

    一景會山川,百代人文淵藪;

    兩楹開宇宙,萬古吾道宮墻。

    2002年8月由貴州省畢節地區印刷廠印制的《中國對聯集成·貴州畢節卷》上卷第159頁,有上引乾隆年間安順拔貢、縣學教諭吳紀所作《畢節文廟聯》兩副。在這本書的第160頁,還有《文廟前左右磚坊對聯》4副:

    (一)德配天地;道冠古今。

    (二)祖述堯舜;憲章文武。

    (三)德參天地;道冠古今。

    (四)氣備四時,與天地鬼神日月合其德;教垂萬世,繼堯舜禹湯文武作之師。

    在這四副聯語下面,還有一個“簡注”:“文廟址即現地區人民醫院。聯作于清代,作者不詳。同治年間《畢節縣志》記載:正統四年(1509)立,凡三建,同治十年(1871)總成!边@個“總成”畢節文廟的知縣王正璽,是來自四川達縣的進士,僅任職一年。1871年,他對文廟重加修葺整治,并置佾舞(六佾舞,需舞生36人、執麾1人、執節1人共38人,樂器數十件)、祭器(禮器、樂器、舞器數百件),使這個一共供奉了近200位歷史名人的古雅建筑群煥然一新,更加氣派非凡。

    “萬世師表”[康熙二十三年(1684)頒],“生民未有”[雍正四年(1726)頒],“與天地參”[乾隆三年(1738)頒],“圣集大成”[嘉慶三年(1798)頒],“圣協時中”[道光元年(1821)頒],“德齊峙載”[咸豐元年(1851)頒],“圣神天縱”[同治二年(1863)頒],《順治九年(1652)世祖章皇帝條教生員臥碑》《康熙十九年(1680)圣祖仁皇帝圣諭十六條》《康熙四十一年(1702)圣祖仁皇帝訓飭士子文》,康熙二十五年(1686)頒《御制先師孔子贊并序》,康熙二十八年(1689)頒顏子、曾子、子思、孟子《御制四配贊》……此時,清朝7代皇帝欽賜匾額、圣訓的加入,肯定為畢節文廟增色不少。

    “每歲春秋仲月(農歷二月、八月)上丁日”,畢節文廟都要祭孔、尊孔,排列儀仗、陳設祭品、奏樂舞蹈、恭讀祭文、演示禮樂舞相關器具,想來一定熱鬧非凡。那些熟讀四書五經的士子,在參加科舉考試之前,有機會去古色古香的文廟里瞻仰古代圣賢,沾點“文曲星”們的仙氣,在那里弦、誦、歌、舞,經受一次優秀傳統文化的洗禮,仁、義、禮、智、孝、悌、忠、信等儒學文化精髓,一定會更加深入人心。

    根據吳其吉老師提供的翔實史料,明清兩代,畢節縣(今七星關區)出進士46人,其中,文進士40人、武進士6人;出舉人422人,其中,文舉人340人、武舉人82人,在全貴州的“七百進士六千舉人”中占比不小,無論在貴州80多個縣份中,還是在畢節市8個縣份中,都堪稱首屈一指……要把這些舉人、進士的絕大多數,都與在長慶山上巍然聳立了四五百年的畢節文廟聯系起來,會是一處多么璀璨靚麗的“人文淵藪”!“畢節為人文特秀之區”(兩任畢節知縣的四川綦江人陳昌言)“畢節文風,甲于全郡”(《弘毅中學校史》)這樣的美譽,實至名歸。

    結合乾隆、同治、光緒三版《畢節縣志》上的相關插圖,再綜合老一輩或老幾輩畢節文化人的追憶描述,我們可以這樣構建曾經的畢節文廟——

    它坐北朝南,依山而建,后來又增加了一塊“斯文在茲”[光緒元年(1875)頒]匾額。沿廣惠路往前走,遠遠就能看見兩架高聳的石牌坊,坊高3層,4柱3門。東坊兩座中門上方分別刻著“金聲”“騰蛟”2字,西坊兩座中門上方分別刻有“玉振”“起鳳”2字。兩坊中間是長約50米的紅色門墻,墻上用青花碎瓷鑲嵌的“萬仞宮墻”4個楷書大字格外絢麗奪目,站在紅墻之外就能使人感受到孔廟的威嚴肅穆。大墻東西各有一道拱門,東為“禮門”,西稱“義路”,但兩門長期關閉,據說是因為畢節未出過狀元;在“禮門”“義路”兩座拱門邊,立有高約1.5米、寬約40厘米的石碑各一塊,碑上刻字“一應文武官員至此一律下馬”,可見歷代封建統治者對孔子的尊重和敬畏。紅墻有墻門,墻門前面及左右,各有數十根漢白玉欄桿,連接“禮門”和“義路”。宮墻東西轅門內,過“泮池”橋拾級而上,是兩座高大的木制牌坊,東坊上端刻有“德配天地”四字,西坊上端刻有“道冠古今”四字。進入文廟,有一個較大的廣場。廣場四周,古柏參天,當年男一小、畢節師范學校的學子,曾利用該場地操練。廣場北端,有兩個半圓形水池曰“泮池”,上架小橋一座;橋下正面有一個水龍頭,水從龍口流出,像小瀑布;龍的下口腔上,不停地滾動著一顆石球;石球大過龍口,任水流滾動卻滾不出口唇;橋欄板上雕龍畫鳳、裝飾精細。沿石階而上,是一個平臺。平臺中央為4柱3門的“欞星門”牌樓,平臺右側建有“忠孝祠”,西側建有“節義祠”。站在平臺上仰望,石階上黃瓦翹檐的“大成門”威嚴雄壯,門兩側為青瓦磚墻的“鄉賢祠”“名宦祠”。沿石階而上過“大成門”,就可看飛檐斗拱、黃色筒瓦的“大成殿”,殿內有8根朱紅色木柱,樁腳均有石雕石墩。大殿中央供奉“大成至圣先師孔子”牌位,兩側則供奉孟子、曾子、顏子、子思等72賢人的牌位。

    2023年已經87歲的黔南州龍里縣退休特級教師糜崇植,在《我的祖先,我的回憶》一書第59頁,記述了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文廟”外部輪廓及周邊環境——

    我兩歲多隨父母回到了老家畢節縣城,恰好此時三姑父要調到外省工作,他那設計新穎實惠的院宅,以比較低的價格轉讓給了我父親。這個宅院所在的老地名叫“錢局坡”,據說是明清時代管理鑄造銅幣的官署駐地。論其環境,是一個絕佳的好去處。

    從山下大街上(廣惠路),可以看到規模宏大層層增高到半山腰的孔廟?讖R坐北朝南,綠色的琉璃瓦,渾厚的磚墻,兩人才能合抱的朱紅巨柱,石亭、牌坊、月池,令人驚詫:在這西南邊城會有這么好的建筑!孔廟的再上面,隔著一片樹林,是祭祀孔子父母的“重慶祠”(應為“崇圣祠”)!爸貞c祠”與我家同處在一臺地上,中間隔兩個籃球場!爸貞c祠”和我家后邊,是從大街上經孔廟延伸上來的長慶山,因在孔廟之后又稱“后山”!昂笊健笔且蛔鶞唸A形的土山,山上長滿了茅草、泡兒(野草莓)、雨點草、馬蹄草……再上是一簇簇的灌木,有榛子、糖榔果、糯米果等……再上是亭亭玉立的杉樹,葉子和樹皮可拉出長絲的杜仲樹。最上是高大參天的白楊樹、沙榔樹,一些蒼鷹在樹上筑巢……“后山”的北邊被厚實的城墻包圍著,站在城垛處可看到白泰山(應為“北臺山”)以及更遠的“金鐘山”……

    2023年10月1日晚間,我有幸游覽了云南歷史上唯一的狀元袁嘉谷的故鄉石屏。在這座古城的“文廟”里,看到了用繁體字寫的“禮門”“義路”“玉振”“金聲”“道冠古今”“欞星門”“德配天地”“洙泗淵源”等牌坊上的匾額,還有被一座石橋分成兩半的半月形“泮池”,都掛著紅燈籠,在月光和燈光輝映下愈發古色古香……這讓我頓時欣喜:在我家鄉的畢節城里,也曾經有一座像這樣的“文廟”。當然,現在石屏的文廟,同畢節曾經有過的文廟相比,肯定要遜色不少!


    弦歌相繼薪火傳


    在閱讀2002年由貴州地圖印刷廠印刷的《世紀伴侶:葛天回、趙韻芬合傳及紀念文集》后,我才知道,當初捐獻祖遺地基的葛家后人、威寧巷“葛家進士第”主人葛明遠(?—1903,字子惠),1875年中舉前后就曾在文廟內設塾館,有學生數十人:其子葛亮維(1871—1906),1895年考取進士并擔任刑部陜西司主事;其得意門生、大屯彝族莊園主人余達父(1870—1934),35歲東渡日本留學,1910年在北京經學部考核成為法政科舉人,是享譽全黔甚至全國的法學家、文學家和少數民族杰出詩人;后來成為畢節商界領袖的侄兒葛亮曾,留日歸來同黃興一起參加辛亥革命、隨黎元洪一起任職于武昌都督府的外甥趙曉衡,也是葛明遠的文廟弟子。1949年后曾任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長、省文史館首任館長的貴州辛亥革命元老周素園,年輕時也曾到文廟向葛明遠請教學業。

    葛明遠不僅是畢節近代有影響的教育家、書畫家、外瘍科醫生,還是一位滿腔熱情的愛國者。1895年4月17日,清政府與日本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5月1日(農歷四月初七),貴州舉人110人聯名撰寫《為挾制割地各國生心請更正和議勿割臺地以固邊防呈文》,交都察院由左都御史裕德“據呈代奏”——供光緒皇帝御覽,請求更正和議、勿割臺灣、鞏固邊防,110個簽名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葛明遠”。葛明遠曾將1.8萬余字的《上清帝第二書》手抄本帶回了畢節,在學生、友人中傳播宣講。

    1918年8月2日,唐繼堯曾在畢節文廟內隆重舉行盛大儀式,宣布就任中華民國參眾兩院總裁、參議院議長。中華民國七年九月十四日(陰歷戊午年八月初十日)的上!渡裰萑請蟆,刊載了長篇通訊《唐繼堯在畢節就總裁職紀盛》:“畢節通訊云:七年夏,中華民國軍政府改組成立,今滇川黔陜鄂聯軍總司令官,云南督軍、省長,會澤唐公,經參眾兩院舉為總裁兼長參議。部公以大義所迫,眾望所歸,爰擇八月二號就職位,庶類歡躍,假畢節文廟申敬事焉……”

    1925年3月25日(農歷三月初二),孫中山在北京逝世;農歷三月十八日,在文廟泮池設靈堂,由周西城表弟兼妹夫、時任川南邊防總司令毛光翔主祭,畢節政軍學商界共奠孫先生?婆e末科(1905年)廩生、“模范”小學歷史、地理老師糜雅凡(1876—1938,曾任水城縣政府科長,都勻縣、普定縣縣長,川滇公路建設工程委員會常務委員),代表學校撰獻96字挽聯一副。該聯語一經文廟泮池靈堂懸掛,便不脛而走廣為傳誦:

    朱元璋驅除奇渥溫,不聞憲政;洪秀全反對覺羅氏,未竟功勛。溯從前歷代風云,任他石破天驚,哪能使國體更張、民權發展?

    美利堅突生華盛頓,擺脫英廷;葡萄牙依仗布拉加,推翻君主。數近世英雄人物,令我神怡心曠,最難忘中華元首、粵嶺賢豪!

    糜雅凡透過聯語所傳遞出來的進步思想火炬,在當時的畢節城可謂驚世駭俗振聾發聵,令有識之士擊節三嘆。

    “1934年1月的一天,地處高寒山區的畢節,大雪紛飛,遠山近林,白茫茫一片;縣城里戶戶緊閉著門窗,積雪遮蓋了往日灰黑的屋頂,鋪滿了大街小巷,萬般的寂靜。清晨,我按林青頭一天的通知,獨自來到了文廟,林青和繆正元也先后來了……”讀回憶錄《風雨八十年》第37—38頁,我們才知道,畢節歷史上第一個共產黨員入黨儀式——秦天真同志的入黨儀式,由林青領誓,繆正元監誓,就是在“破舊而肅穆”的文廟里舉行的,“三人黨支部”就此成立,后來的“貴州省工委”也就此萌芽。1936年2月9日,紅軍進駐畢節。2月27日,紅軍離開畢節繼續北上。而據相關史料記載,紅軍到達畢節后不久,貴州地下黨省工委特派員徐健生,就在文廟內向紅六軍團政治部主任夏曦匯報了打土豪、分浮財的情況,受到了夏曦的表揚。由徐健生等領路,賀龍、蕭克、夏曦等紅軍領導人,還到海子街壕溝看望了林青烈士的母親和妹妹,送了一件軍大衣和其他東西表示慰問。

    1938年秋天,著名教育家、民主人士黃齊生(1929年在上海與陶行知創辦曉莊師范,1946年4月8日與外甥王若飛、孫子黃曉莊,還有秦邦憲、葉挺、鄧發等,因飛機失事在山西興縣黑茶山遇難),達德學校校長謝孝思(1905—2008,著名國畫家、園林藝術家),前往四川路過畢節時,應劉安甫(1903—1966,黃、謝二先生弟子,時一小校長)、李仲群(1892—1976,時任縣中校長)兩位校長之請,部分民眾和畢節城區一小、二小、縣中三個學校的師生,不僅在“文廟”內聆聽了黃齊生、謝孝思二位先生的抗日宣傳演講,分享了陶行知先生創辦的“曉莊師范”勤工儉學的經驗,還跟著13歲的黃曉莊(1925—1946,共產黨員,革命烈士,有音樂作品集傳世)唱《大刀進行曲》……

    1940年12月4日,在從云南昆明搬遷四川李莊的艱辛旅途中,著名女詩人、建筑學家林徽因與畢節文廟驚鴻一瞥。1940年12月3日晚,林徽因等營造學社眷屬抵達畢節,住進了設在城外東關坡車站附近“雙井寺”內的“中國旅行社”招待所。

    2011年2月,中央電視臺國際中文頻道曾播放過一部名為《梁思成與林徽因》的專題紀錄片。在這部8集專題紀錄片的第4集“流亡”第32—35分鐘,年近八旬的梁再冰老人,翻著“12月4日,星期三”的日記,深情講述了林徽因與畢節文廟的邂逅經過——

    12月4日早上,林徽因將正在發燒的兒子交給母親照料,自己帶著女兒,從平街經砂石路到南關橋到小校場到轎子街再到廣惠路,從一家中藥店為兒子買好藥出來,林徽因突然眼前一亮欣喜若狂,因為她看見了畢節文廟——“那個廟已經改成一個小學校(時男一。┝。她就一定要看這個廟!我一去了之后,那些小孩子就來圍觀。一大堆小學生把我圍起來,我非常惱火。我堅決不肯進去。我母親非進去不可,我非不肯進去。我母親拗不過,就沒有進去;貋砗笏蜎_我發了火,訓了我一通。那通訓話,后來我還記在我的日記上,所以現在還有點印象——”

    這一次,母親對梁再冰的訓斥,可謂聲色俱厲:“你今天為什么這么不高興?我們到了一個地方,如果要參觀的話,就一定要看看這個地方的縣政府、重要機關、學校、孔廟以及街道布置法、城墻的建筑法和(所用)樹木才對,并不是單看看鋪子里賣什么東西就算完事兒了!”女兒太小,對建筑不感興趣,覺得母親是小題大做:“我當時心里很好笑。我才十一歲。那個時候,我覺得跟我說這個有點對牛彈琴!我覺得,我又不是搞古建筑考察的,我又不搞你們這一套,我怎么會懂呢?”可是,對母親那天的不高興,女兒也有自己的理解:“但后來我想,她那天比較惱火,是因為我父親不在!我相信,那天要是我父親在,他們倆一定進去大大考察一番,他們一定會就這個小學的文廟建筑說個沒完。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意識到,這大概就是他們到各地考察古建筑和傳統城市規劃時的一種調查方法吧……反正,我媽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2022年,在中央電視總臺播出的《國家記憶》中,年逾90的梁再冰老人又講述了“文廟遺憾”的更完整版本:“……看到了一個已改成學校的文廟,外面有白玉欄桿和紅墻(“萬仞宮墻”),相當漂亮,里面有很大的場地(學校操場)、大殿(“大成殿”等)和石橋(“泮橋”)等。她對這座建筑物大感興趣,一定要我同她一起進去看,還指點我看屋頂的結構,結果引來里面的許多小學生圍觀。我不愿意被他們圍觀,很不高興,執意要走。無論如何,就是不肯進去,媽媽使勁拖拽,我就像釘子一樣一動不動。最后,媽媽實在拗不過我,就跟著我出來了!

    林徽因一看見畢節文廟就被深深吸引,拉著女兒進去向她介紹建筑的屋頂結構,因為不能進去深入考察而訓斥愛女,正是這位“非常有社會責任感的建筑學家”的真情流露!

    林徽因、梁再冰母女倆肯定不知道,此時與男一小學生一起在文廟里就讀的,還有1939年才遷入文廟的“貴州省立師范學!钡妮份穼W子——“畢節師范學!币詶钫芤粸槭兹涡iL,在文廟內辦學整整13年,莘莘學子后來成為發展黔西北教育事業的中流砥柱。當年那些圍觀母女倆并給她們帶來了遺憾的小學生,后來都是建設畢節的有用人才。而“男一小”的前身,是創辦于1906年的高初兩等學堂——

    1903年,曾任廣東中山土絲厘局總辦的“大挑一等”舉人李學泮(1844—1908,字芹雍),回到畢節辦家塾,用一兩年將11歲了還“不辨之無”的孫子李仲群由“學渣”改造成“學霸”。1906年秋,李學泮在文廟內創辦了高初兩等學堂,到1912年才改名為“模范小學堂”。1907年2月,李仲群升入文廟高等學堂就讀,各科成績優異,名列全校第一,有“神童”之譽。次年,李仲群考入貴陽優級師范讀書,19歲優師畢業后,又被保送云南高等礦業學校學習。李仲群20歲從教,曾先后在興義、貴陽等地教書。1918年底,26歲的李仲群擔任畢節勸學所所長。1930年,李仲群在龍蟠山下“萬壽宮”(今畢節六。﹥乳_辦師范傳習所,自任所長,兼授國文課。1931年,李仲群又在百花山上“靈官殿”內創辦了畢節歷史上第一所中學——畢節縣立初級中學。1947年,畢節私立弘毅中學第五任校長葛天回辭職后,由李仲群接辦。1950年4月,弘毅中學與畢節縣立中學合并,改名為“貴州省立畢節中學!,簡稱“畢節中學”。1957—1958年,“畢節中學”從東關坡上遷到城南虎踞山腳下新校區,成為今天省級一類示范性高中——畢節一中的前身。

    4.jpg

    畢節一中新校區 (畢節試驗區 陳再雄 攝)

    新中國成立后,李仲群曾任畢節中學校長、畢節一中校長、畢節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畢節縣政協副主席等職,曾當選貴州省人大代表。為了紀念李仲群、葛天回這兩位曾在文廟里接受過早期教育的著名教育家,今天的畢節職教城畢節一中新校區校園內,特意命名“仲群路”“天回路”兩條小路,并在起點處懸示他們的生平簡介。2023年6月成為省級二類示范性普通高級中學的“畢節市實驗高級中學”,為了紀念學校與“畢師”(1938年9月創辦并于次年遷入文廟)的歷史淵源,特意以“畢師”首任校長的名諱,將校園內一段小路命名為“哲一路”。(作者系畢節二中教師、資深文化人)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国产一区二区在线播放_欧美激情国内自拍偷_老司机美女一级真人片_国产精品极品美女自在线观看
  • <small id="wwus2"><optgroup id="wwus2"></optgroup></small>
    <small id="wwus2"><blockquote id="wwus2"></blockquote></small>
  • <small id="wwus2"><samp id="wwus2"></samp></small>